天启二年,十月。

陈贤听从了贾瑜的建议,将集政治、军事、经济、贸易、文化、商业、科技于一体的都中改名为“长安”,有“长治久安”之意,此名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一致认可与好评,“神京”这个沿用了一百多年,几代人耳闻目染的名字自此寿终正寝。

除此之外,南部陪都金陵府改成了“南京府”,而北部陪都洛阳府却依旧是洛阳府,朝廷本来是打算用“东京”二字为其易名,它位于神京城的正东方,用这个名字很合适,况且陪都嘛,带个“京”字是合情合理的,但消息一出就在民间引起了一大片的不满,朝廷深知民心的重要性,不愿意和百姓们对着干,计划胎死在了腹中。

它之所以免遭“毒手”,原由无它,只是因为那年贾瑜到此探望时任洛阳府知府的老友陈淳时,一时兴起,挥笔写下了一首名曰《代悲白头翁/白头吟》的长诗。

其中有四句写的极其精妙,恰似神来之笔,听过的人无不拍桉叫绝,让这座人文荟萃,历史悠久的千年古城再一次焕发了青春,变成了文人骚客们心驰神往的游玩圣地,名气完全不输给号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府与杭州府,谓之: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

彼时的宁国府已经富贵到了极点,是为大梁第一世家,有人曾这样调侃:‘宁国府里一个婆子的衣着打扮都要比一般大门大户的当家太太要奢侈许多’,在百姓们看来,它不仅仅是一座国公府邸,更是一只深不见底的聚宝盆,一棵高不可攀的摇钱树,只要和它沾上关系,哪怕是一星半点,都足够去改变自己前途渺茫的命运。

因此有很多人甘愿放弃良籍,削尖了脑袋往里钻,若是能成为一个下人,天天吃香的喝辣的的不说,在亲友们面前也能翘着鼻子,拍着胸口说“我在宁国府里做下人,经常能看到贾公爷”,多有面子啊。

为富不仁,唯利是图是甄家的做派,这八个字不会在贾家的门户里应验,若是你确实有重大的事需要救助,带好证明,到宁国府或者荣国府的门房去说清楚情况,那你当场就会得到一个让你挑不出任何毛病来的回复,长安城内外有如此一段上到耄耋老人,下到总角小儿,乃至目不识丁的乡野村妇都耳熟能详的俚语,是这样说的:‘当你无故受到贪官污吏与地痞流氓欺压时,千万不要忍气吞声,更不要委曲求全,马上去找和观音菩萨一样大慈大悲,和如来佛祖一样神通广大的贾公爷,他老人家嫉恶如仇,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前段时间,《长安周报》的专栏记者采访了贾瑜,这个能显着提高官府公信力,使普通民众也能觉得与朝堂近在迟尺的先进理念是贾瑜率先提出来的,并得到了陈贤的鼎力支持,得益于成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我为红楼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良通小说只为原作者云先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先觉并收藏我为红楼来最新章节后记(二)